跳至主要内容

唐代食疗方书《食医心鉴》特色评析

 我国各种文献中可以稽考书名的唐以前(包括唐代)食疗学专书逾 30 种,但绝大多数亡佚不存。


唐代也仅有孟诜编撰、张鼎增补的《食疗本草》和昝殷编撰的《食医心鉴》两部辑佚本流传下来,加上孙思邈《千金要方·食治》和《千金翼方·养老食疗》两篇,这 4 部(篇)是我国目前可见最早的一批食疗学专门文献。


《旧唐书》载:“上元元年,(孙思邈)辞疾请归,特赐良马,及鄱阳公主邑司以居焉, 当时知名之士宋令文、孟诜、卢照邻等,执师资之礼以事焉。”据此可知孙思邈和孟诜存在师徒关系, 所以《千金要方·食治》和《食疗本草》也表现出了明显的内在一致性:两者均注重对单独食材的性状、疗效、制法等进行描述,极少涉及食材的组合,几乎未记录经过配伍的食方。《千金翼方·养老食疗》虽载食方,但仅有 17 首老年养生食疗方而已,范围较窄,数量不大。


较此三者晚出的《食医心鉴》则是现存最早以食方为主要内容的食疗学专著,但由于《食医心鉴》原本亡佚而辑本出现较晚之故,学界对其关注尚显不足,现就该方书重刻本学术特点讨论如下。


一、《食医心鉴》日本辑本与清末重刻本


昝殷是唐大中年间蜀地名医,曾任成都府医学博士,编有《食医心鉴》三卷 。


《食医心鉴》在唐宋时期有一定影响,屡有医书引用其文,仅宋代唐慎微《证类本草》就有相关引文逾百条。但《食医心鉴》原本约在宋元之际亡佚,遂离开了人们的视野。目前所见《食医心鉴》系罗振玉在日本东京发现的辑佚本。




罗振玉(1866-1940),浙江人,清末民初著名学者,致力于古文献学、古文字学研究,对中国科学、文化、学术贡献巨大。在为《食医心鉴》辑本撰写的跋文中,罗振玉描述了在日本偶遇该书的状况:“光绪辛丑游日本,得之东京,卷端有‘青山求精堂藏书画之记’及‘森氏’二印,后有丹波元坚及森约之手识二则。”


“青山求精堂藏书画之记”,是青山道醇的藏书印。


青山道醇是活跃于日本 19 世纪中叶的汉医家, 著有《针灸备要》等书。根据日本早稻田大学图书馆公开的日本古医籍,凡注明“青山道醇旧藏”的医书, 如《霉毒要方》《医学读书记》等,大多于卷首也钤印了“青山求精堂藏书画之记”的印章,由此可推断出“青山求精堂藏书画之记”当是青山道醇的藏书章,他应当收藏过罗振玉所见此本《食医心鉴》。


“森氏”印章是日本汉医文献学家森立之、森约之父子常用藏书章。


森立之(1807-1885)早年师从多纪元坚,是江户后期日本杰出的医学家、文献学家与考据学家,其子森约之(?-1871)也是日本汉医文献学家。


罗振玉所言“丹波元坚手识”云:“辛丑六月朔,校读于掖庭医局。是书伪字殊多,不敢臆改,一依其旧云。元坚识。”“森约之手识”云:“嘉永甲寅仲秋晦夜灯下校正一过。约之。”


多纪元坚(1795-1857),日本江户时代后期汉医学家,其父多纪元简、兄多纪元胤均为著名汉医学家。多纪家族祖上姓氏为丹波, 后改姓多纪,家族中有著名汉医学家丹波康赖,故多纪元坚父子在著作或藏书中也常常用“丹波”姓氏署名。此识语未署姓氏,是罗振玉根据其习惯所言。该识语中所言“辛丑”当为 1841 年,从多纪元坚识语来看, 在他之前《食医心鉴》辑佚本已然存在,他负责校读是书。森约之识语说明他也对此书进行过一次校正, 时间是嘉永甲寅年,嘉永是日本江户时期的年号,嘉永甲寅是 1854 年。


罗振玉《食医心鉴》跋文又言:“此本乃日本人从高丽《医方类聚》中采辑而成,虽不能复原本之旧, 然当以得其太半。”辑佚者既然不是多纪元坚,那么究竟是谁?罗振玉并未言明。


《医方类聚》是 15世纪朝鲜官方编纂的汉医名著汇编,共计辑录了 152部中国唐、宋、元、明初的著名医书及 1部高丽医书,共计153部,合 266卷(今存 262 卷)。该书的最初版本一共只有 30套,1592-1598 年间日本丰臣秀吉攻打朝鲜其间,日本将领加藤清正将一部完整的《医方类聚》抢回日本,后收藏于日本宫内厅书陵部(相当于皇家图书馆),这也是该书唯一一部流传至今的原初版本。


此后二百余年,能看到这部书的人应该非常有限。


直到 1852 年在幕府医官喜多村直宽的主持下才开始对《医方类聚》进行校补,直至 1861 年方才完成并重刻的《医方类聚》,史称“文久元年本”。


因此,罗振玉所见的《食医心鉴》辑本应当是直接从宫内厅书陵部收藏的原本《医方类聚》中辑录的,可以推断出该辑录者应当是与当时官方保持密切关系的医家。由此说来,罗振玉所见《食医心鉴》辑本究竟辑者何人,就目前所掌握的资料,确难考证, 在此阙如待考。


罗振玉将日本《食医心鉴》辑本带回国内后,由东方学会于 1924 年刊刻付梓。此“东方学会”与成立于 1947 年的日本“东方学术协会”无关,是 1923 年由罗振玉等人发起的学术、出版机构。


创始人除罗振玉外,尚有辜鸿铭、王季烈、王国维、陈三立、郑孝胥、宝熙、王秉恩、刘承干等共计 20 位各界名流。由于时局混乱,东方学会并未像罗振玉等人最初期待那样在学术研究方面大放异彩,但尽管如此,学会还是刊刻出版了多部难得一见的古籍经典,今天所能见到的《食医心鉴》辑本即其中之一。


东方学会本《食医心鉴》卷前有“食医心鉴目次”,内容不分卷次。全书32 页(不含目次页、跋页),每页24行,每行23字,书口有“食鉴”二字和页数。全书共收录食方 211首,按其所治疾病的异同分为 13类。除“小儿诸病食治诸方”类外,其余每类食方之前均有概论一则,如《论中风疾状食治诸方》等,共计12篇。


诸食方的编写体例为,每方由三部分构成:


第一部分方名,此部分经常也包含了食方针对病证的简单描述;第二部分为食方的配伍情况,即正方部分;第三部分为该方炮制和服用该食方的方法。


例如,葛粉索饼方全文如下:“治中风心脾热、言语蹇涩、精神昏聩、手足不随,宜吃葛粉索饼方葛粉四两荆芥一握右以水四升,煮荆芥六七沸,去滓、澄清,软和葛粉作索饼,于荆芥汁中食之。”


通过对东方学会本《食医心鉴》辑本的研究,可以窥见已经散佚的原本《食医心鉴》诸多特点,后文将举例探讨。


二、《食医心鉴》食材特色


(一)食材的选择注重取材便易性




对《食医心鉴》全书211 首食方进行统计,所涉及的食材共计169 味(使用同一食材但药用部位不同者, 例如“鸡子”和“鸡子清”,按 2 味统计)。可根据性质不同,将该 169 味食材分作 6 类,统计如下:


动物性食材类共计55 味(含犍牛小便、蜂房、蜂蜜、蜂蜡及各种蛋类、乳类等),其中来源于家畜26 味、家禽 7 味、鱼 4 味、蜂虫 3 味、野生动物 14 味、人乳 1 味;


植物性食材类共计 78 味(不含谷物性食材),其间多为药食两用药材;


谷物性食材类共计 17 味(含豆类及糠类),其中来源于粟或稻 6 味、麦 3 味、豆 4 味、其他 3 味;


加工食材类共计 10 味;


金属及矿石类共计 8 味;


菌类1 味。


共计 169 味。


以上统计数据中,26 味家畜类动物性食材全部来自黄牛、水牛、羊、猪、驴共五类常见家畜;7 味家禽类食材俱来自鸡(含乌鸡)、鸭;植物性食材主要由蔬果、草药构成,加工类食材包括豉汁、盐、酱、酒、茶等;4 种鱼类食材中,鲤鱼、鲫鱼、鳢鱼(即黑鱼)3 种淡水鱼类常见易得。


较难获得的食材,主要集中在野生动物食材类,如熊肉、虎肉、虎胫骨、雁脂等,鱼类中的鳗鲡鱼属于降河性洄游鱼类,在蜀地也不易获取,但这些食材在《食医心鉴》中出现频率很低,出现熊肉、虎肉、虎胫骨、雁脂、野驼脂、鳗鲡鱼、鹿头各 1 次,鹿蹄 2 次。


一些常见易寻且价格低廉的食材,反复出现在不同的食方之中,被屡次利用,例如植物性食材类中的姜(包括生姜、干姜、生姜汁)出现了 22 次,加工食材类中的酒和红米(别名赤曲、红曲等)分别出现了 21 次和 14 次,另外白米、葱(包括葱白)、豉汁、蜜等亦反复出现。


《食医心鉴》食方对食材的选择是在保证疗效的基础之上,强调了取材的便易性,尽量避免罕见食材, 常见、常用食材的使用频率较高。这一方面降低了普通家庭食疗的难度和成本,保证了患者能够长期坚持食疗活动,从而达到较好的疗效;另一方面,也更便于推广食疗养生技术,使之可能作为药物治疗的有效补充,成为被大众广泛接纳的医疗技术。


(二)注重吸纳外来的食材、药材


汉代以来,随着丝绸之路的逐渐发展,大批的外来药材、食材进入中原,成为一般百姓的日常消费品。“唐朝人对外来物品和文化的推崇,使波斯、印度及东南亚各国的药物备受青睐,这必然扩大了外来药物的引入,尤其是香料药物。”


《食医心鉴》的食方也吸纳了外来食材,这丰富了食疗的手段和渠道, 同时也反映了当时百姓在日常饮食上对外来食品的接受。《食医心鉴》211 首食方共包含外来食材 6 种:诃梨勒、荜拨、胡椒、芜荑、葡萄以及莳萝。


诃梨勒




唐《新修本草》云:“诃梨勒,生交、爱州(今越南北部)。味苦,温,无毒。主冷气,心腹胀满, 不食。”《食医心鉴》诃梨勒茶方:“治下气消食诃梨勒茶方:诃梨勒一两去核右以水一升,先煎三两沸, 然后下诃子,更煎三五沸,作茶色,少入盐,啜之。”


荜拨




《本草图经》云:“荜拨,出波斯国。”药性辛,温。《食医心鉴》作“毕拨”,有毕拨粥方:“治心腹冷气刺痛,妨胀不能下食毕拨粥方:毕拨、胡椒、桂心各一分,为末米三合右煮作粥,下毕拨等末, 搅和,空心食之。”


胡椒




《新修本草》云:“胡椒生西戎……主下气,温中,去痰,除脏腑中风冷。”《食医心鉴》毕拨粥方、鲫鱼膾方使用胡椒。例如鲫鱼膾方:“治产后赤白痢,脐肚痛,不下食鲫鱼膾方:鲫鱼一斤,作膾,莳萝、橘皮、芜荑、干姜、胡椒各一分,作末,右以膾投热豉汁中,良久下诸末,调和食之。”


芜荑




《海药本草》曰:“生大秦国(即东罗马帝国),是波斯芜荑也。味辛,温,无毒。”《食医心鉴》治脾胃气下痢瘦方、炮猪肝方及鲫鱼脍方均使用芜荑。


葡萄




《新修本草》曰:“葡萄,味甘,平,无毒……生陇西五原敦煌山谷。”敦煌在唐代属西域之地, 故葡萄当时作为外来食材对待。《食医心鉴》将其写作“蒲桃”,有蒲桃煎方:“治热淋,小便涩少,渗痛, 滴血,宜吃蒲桃煎方:蒲桃绞取汁五合,藕汁五合,生地黄汁五合,蜜五合,右相和煎如稀饧,食前服三两合,日再服。”


莳萝




《海药本草》谓莳萝“生波斯国……主膈气,消食,温胃,善滋食味。”上文鲫鱼脍方即使用莳萝。


三、《食医心鉴》食方特色


(一)食方配伍具有蜀地特色


中医食疗与药疗有所不同的一点在于,药疗是患者针对某种疾病专门的、特意的服药行为;食疗是将治病过程融入饮食活动之中,潜移默化地调整患者身体状态,最终达到祛病除疾、强健体魄的目的。


因此,在选择和使用食材时,不仅要考虑其性味、药效,还要注意食材的口感是否良好,是否符合当地患者的日常饮食口味和习惯,这一点决定着患者是否能够主动、自觉地坚持食疗。


《食医心鉴》在食材的选择上十分注重口感,并突出了蜀地饮食特色和口味。




不少食方突出了麻辣咸香的口味,例如乌雌鸡羹方:“乌雌鸡一只,右治如法,煮令极熟,细擘,以豉汁、葱、姜、椒、酱作羹食之。”该方的调治方法、服用方法不仅能够更好地发挥主要食材的药理作用,更能增进其味美程度,达到以食代药之效果。


统计《食医心鉴》全书 211 首食方,食方的正方中出现蜀椒 2 次、葱白 7 次、豉或豉汁 3 次、生姜 6 次;调治、服用方法中出现盐 29 次、椒 24 次、葱 22 次、姜 16 次、豉或豉汁 13 次, 另有蒜齑、酱、醋若干次。这些食材如果出现在食方正方部分,主要利用其药用价值;如果出现在制法部分,则主要利用其味感价值。


当然,《食医心鉴》食方的口味是为疗效服务的,当口味与治疗发生冲突的时候,这些食方自然也会偏向于疗效而非对口感的追求。如葛粉索饼方、粟米粥方、冬麻子粥方、薏苡人(即薏苡仁)粥方等, 主治中风心脾热或五脏壅拥热引起的言语蹇涩、精神昏聩、手足不随等症,口感十分清淡,均不含任何麻辣口味的热性食材。


(二)食方的制法具有多样性


与药方相比,食方的制法更为多样,这些方法不仅能够确保食方疗效的发挥,而且还必然地兼顾着患者的饮食习惯。深入研究《食医心鉴》中食方的制法,不仅可以知晓唐代蜀地食疗临床实践的具体操作方法,也可了解唐代食疗技术发展的程度。


1.煮法


即以水煮为主要方式炮制食材的方法,再细分为以下 4 种。




(1)煮粥法:此法在《食医心鉴》中比较普遍,例如冬麻子粥方、葵菜粥方等。


(2)煮羹法:此法亦多,又有肉羹、素羹之别,肉羹如 乌雌鸡羹方,素羹如车前叶羹方等。


(3)煮食法:将食材煮熟即食,如大豆妙方等。


(4)煮汁法:此法仅取煮过食材汤汁饮用,但不食该食材,如治消渴伤中小便无度方云“黄雌鸡一只,治如吃法,右煮令极烂,漉去鸡,停冷取汁饮之”。


另外,《食医心鉴》部分食方出现“缹食之”的表达,如缹木槿花方。根据《古代汉语词典》,“缹”读若“否”,意为“蒸煮”,又古人“煮粥”亦作“缹粥”,如陆游《寺居睡觉》诗“披衣气坐清羸甚,想像云堂缹粥香”。故将言“缹食之”食方者,均归入煮法之列。


2.蒸法


即食材不在沸水之中,而在其上经高温水蒸气溜熟之法。




如酿猪肚方:“猪肚一枚净洗, 人参、橘皮各四分,下饙饭半斤,猪脾一枚,净洗,切细,右以饭拌人参、橘皮、脾等,酿猪肚中,缝缀讫, 蒸令极熟,空腹食之。盐酱多少任意。”


3.煎法




根据《古代汉语词典》,“煎”字意为“熬煮”或“用油将食物烹熟”。纵观《食医心鉴》煎法食方,未见用油者,故此“煎”当作熬煮解,即以文火长熬食材以食饮之,例如蒲桃煎方等。


但其间有一类为茶煎之法,将食材作茶煎饮或与茶同煎,如槐叶茶方“右以嫩槐叶一斤,一如造茶法,为末煎啜之”。


4.炙法


即以火烤食材而食之法。




在《食医心鉴》中,此法多用于动物性食材的炮制,如炙黄雌鸡方:“黄雌鸡一只,制如食,右炙令极熟,刷盐醋椒末,空心食之。”


5.酒法


即将酒作为主要或辅助食材的方法。




《食医心鉴》酒法食方较多,具体方法也不统一,可细分作以下几种具体方法。


(1)酿酒法:此法是将食材与酒曲共酿作酒,而非直接利用成酒,如驴头酒方“乌驴头一枚,右燖洗如法,煮熟和汁,浸麹如常家酿酒法,候熟任性饮之”。


(2)浸酒法:即将食材与酒浸泡而得药酒之法,如牛膝浸酒方、虎胫骨浸酒方、乌粘子浸酒方等。


(3)和酒法:此法即将食材与温酒和而饮之,或用酒煎煮食材而饮之,如野驼脂酒方、雁脂酒方、薯蓣酒方等,前二者为暖酒入脂和饮,后者是用酒煎煮薯蓣等食材。


(4)投铁器入酒法:此法比较特殊,《食医心鉴》中出现过两次,即将铁制品烧红,投入酒中,待冷却后饮用,如秤锤酒方“铁秤锤一枚,斧面,铁杵亦得,酒一升, 右烧秤锤令赤,投酒中,良久去锤,量力服”。


6.炒法


即通过加热并将锅内食材翻搅令熟的制法。




《食医心鉴》食方用此法者较少,且常与它法联用,如治十种水病不瘥垂死方“猯猪肉单煮食,及作羹、缹炒,任意食之”。


7.煨法。


又可称“炮法”,将食材在煻灰中煨熟后食用。




如治脾胃气下立瘦方“猪肝一斤,芜荑末六分,右薄起肝糁,芜荑末面裹,更以湿纸裹,煨熟去面,空心食之”。此方与书中炮猪肝方相似,但前者言“煨”,后者言“炮”。


8.烧灰法


即将食材烧灼为灰,服用该灰之法。




如治小儿喉痹肿痛方:“右取蛇脱皮烧作灰,乳汁和一匕服之。”此法多用于小儿食疗。


9.生食法。


《食医心鉴》中部分食方要求生食食材,此法多见于食材较少的食方。




生食的可以是植物性食材,如治血痢日夜百余行方即生服葛粉和蜜;也可以是动物性食材,如治脾胃飡入即吐出方曰“羊肉半斤去脂切作生以蒜齑食之”。


10.治如常法


即将食材制成唐代蜀地常见加工型食品的方法。




此法在《食医心鉴》中有作索饼、作臛、作腤 、作馄饨、作馎饦、作饨、作鹘脍等。索饼类似今天的面条,需要煮食;臛为肉羹或肉泥;腤 与臛相似;馄饨即类似今时做法;馎饦即水煮汤饼;䬪饨当为馎饦的另一种写法。鹘脍仅“治脾胃气冷不能下食虚弱无力方”中出现过一次,其为何食品尚不可知,亦不排除刊刻有误之可能。


11. 外用法


《食医心鉴》还存在少量食方,将食材进行加工之后,并不食用,而是进行外用,例如治疗新生儿肚脐脓液流出、红肿不退的白石脂散方“右以白石脂末四钱干傅脐中”。




《食医心鉴》中常常存在一首食方多个制法均可的现象,这些制法虽然有些在今天看来已经不太常见, 但在唐代,尤其是蜀地,应当是寻常百姓之家常用的饮食之法。


唐代昝殷的三卷本《食医心鉴》今日早已无法目见,但罗振玉从日本带回的辑佚本经由东方学会重新刊刻发行之后,今人犹可借之管窥其大貌。


《食医心鉴》是现存最早的一批中医食疗学、营养学名著之一,通过深入研究《食医心鉴》撰写特色,首先能够纠正对中医食疗的某些误解,证明了食疗从唐代开始就不只是针对养生的需求,而是同“药疗”一样,针对具体疾病的治疗,这也印证了孙思邈在《千金要方·食治》中所说的:“夫为医者,当须先洞晓病源,知其所犯,以食治之。食疗不愈,然后命药。”


其次,《食医心鉴》所载食方还考虑到了食材取材的便利性,以及食方配伍的口感,其炮制方法、服用过程符合蜀地日常习惯,将药材、食材制成粥、饼等日常食品,又多用豉、酱,在口味上常常强调咸香, 可以说这部《食医心鉴》是中国中医药文化与饮食文化相融合的伟大成果。


第三,《食医心鉴》注重对患者营养的补益和搭配,固其元补其虚,最终达到健体去病的目的,这样的思想上承《黄帝内经》,又同时是我国传统营养学的开端。


最后,昝殷撰写《食医心鉴》的时代是在相对开放的李唐王朝,因此他也没有排斥外来药物、舶来食材,只要与身心健康有益,便加以利用,为此后中国食疗学的发展开拓了更广阔的空间。


综上所述,加深对《食医心鉴》发掘、研究,有利于更加清晰地认知唐代食疗技术,进一步丰富中国古代科学技术史,并为当代食疗学的科学发展提供依据。


原文网址:

https://www.sohu.com/a/357453696_787404

凡轉載本網站文章,請註明本網站網址 http://www.liangzhenjiu.com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内经图》1詳解

中国医史博物馆编撰的《文物选粹》一书,收有一幅彩绘《内经图》,系清宫如意馆藏品;这幅图画出自何人何时,未加注明。做为道教教理的图说形式,北京白云观也有同样一幅,是木刻板,黑白图。道教中称它"绘法工细,筋节脉络注解分明,一一悉藏窍要"(语见白云观藏图)。把图像、诗歌、隐语集于一纸,是明清之际养生类书的典型风格,像高濂的《遵生八笺》、周履清的《赤凤髓》、龚居中的《万寿丹书》及清代医学家曹无极的《万寿仙书·诸仙导引图》等,都附有图示,但以上插图在于以神仙名誉规定导引动作,《内经图》则重在描画人之身内,与嘉靖、万历年间的《性命圭旨》的插图,又属一类风格,故又称《内景图》。关于它的创制时间,我们可以综合落款、题诗、画风三个方面,寻其答案。 就落款而言,白云观藏图下留有收藏者素云道人的"会心"文字,全文是: 此图向无传本,缘丹道广大精微,钝根人无从领取,是以罕传世。予偶于高松山斋中检观书画,此图适悬壁上,绘法工细,筋节脉络注解分明,一一悉藏窍要。展玩良久,觉有会心,始悟一身呼吸吐纳即天地盈虚消息,苟能神而明之,金丹大道思过半矣。诚不敢私为独得,爰急付梓,以广流传。素云道人刘诚印敬刻并识。板存京都白云观。 时间是"光绪丙戌年荷月上浣"--光绪十二年阴历六月上旬。 从以上文字中,我们可以得到三点启示: 其一,道教中将《内经图》视为内丹作品。 其二,白云观版是临摹而来,并非首创。 其三,它的创制时间的下限当在"光绪丙戌年"之前。 再看《内经图》的题诗,虽然传世版本各异,却都题有一首七律: 铁牛耕地种金钱,刻石儿童把贯穿。 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铛内煮山川。 白头老子眉垂地,碧眼胡僧手托天。 若问此玄玄会得,此玄玄外更无玄。 这首诗出自《吕祖全书》,是清初顺治年间道教信士刘体恕等扶乩托名之作,上图时略有字词的改动或是误抄,这里不再细说。再看清初的道教,龙门第七代律师王常月,从隐居的嵩山北上京师,"奉旨主讲白云观,赐紫衣凡三次,登坛说戒,度弟子千余人"(清完颜崇实《昆阳王真人道行碑》)。一时间一度出现了道教史上的龙门中兴之势,即顺乎时局的需要,赢得了统治者的礼遇,所以一贯尊崇喇嘛教的清庭收有推崇吕洞滨的道教龙门内丹学派的《内经图

《彭祖经》原文及译文

彭祖介绍: 彭祖, 姓篯名铿。生活于上古三代,是位大名鼎鼎,誉满华夏的圣贤人物。称之为"上古大贤,道家先师,中华寿神,气功开源"。彭祖是圣人眼中的圣人。从彭祖到孔子两千多年,从孔子至今又有两千多年。孔子之名,家喻户晓,孔子之言,到处流传,孔子的形象,何其伟大!孔子视彭祖,犹如今人视孔子,可见,在两千多年前彭祖的地位就非常显赫了。在哲人看来彭祖为得道之人,为集上古养生术大成之人。诸子百家尽管学术思想不尽相同,但多引彭祖为据,以增强其立论的权威性和说服力。足见彭祖惶惶于哲人心中,长留于哲人哲言。 彭祖之道和养生术影响很大,长期流传。历代道家或医学著作中零零散散保存着彭祖的养生学内容。彭祖的养生之道是原始社会后期人类医疗保健实践记载。其大致内容可分为彭祖摄养术、彭祖导引术、彭祖服气术、彭祖房中术等和彭祖烹调术几个方面。尤其是彭祖作为烹调的创始人,受到历代厨师们的尊重,代代有传人。彭祖所首创的名肴做法,虽多数失传,但也有流传下来的。 《彭祖经》原文: 彭祖者,姓篯讳铿,帝颛顼之玄孙也。殷末已七百六十七岁,而不衰老。少好恬静,不恤世务,不营 名誉,不饰车服,唯以养生治身为事。王闻之,以为大夫。常称疾闲居,不与政事。善于补导之术,服水桂云母粉麋角散,常有少容。然性沉重,终不自言有道,亦不作诡惑变化鬼怪之事。窈然无为,少周游,时还独行,人莫知其所诣,伺候竟不见也。有车马而常不乘,或数百日,或数十日,不持资粮,还家则衣食与人无异。常闭气内息,从旦至中,乃危坐拭目,摩搦身体,舐唇咽唾,服气数十,乃起行言笑。其体中或瘦倦不安,便导引闭气,以攻所患。心存其体,面(明抄本面上有头字)九窍,五脏四肢,至于毛发,皆令具至。觉其气云行体中,故于鼻口中达十指末,寻即体和。王自往问讯,不告。致遗珍玩,前后数万金,而皆受之,以恤贫贱,无所留。又采女者,亦少得道,知养性之方,年二百七十岁,视之如五六十岁。奉事之于掖庭,为立华屋紫阁,饰以金玉。乃令采女乘辎軿,往问道于彭祖。既至再拜,请问延年益寿之法,彭祖曰:“欲举形登天,上补仙官,当用金丹,此九召(杜光庭《墉城集仙录》卷六,采女条“九召”作“元君”。是。)太一,所以白日升天也。此道至大,非君王之所能为。其次当爱养精神,服药草,可以长生。但不能役使鬼神,乘虚飞行。身不知交接之道,纵服药无益也。能养阴阳之意,可推之而得,但

《黄帝内经》論艾灸

《黃帝內經》有20幾篇文章,共79處描寫艾灸。 現按照分類敘述如下: 1,出處 北方者,天地所闭藏之域也,其地高陵居,风寒冰冽,其民乐野处而乳食,藏寒生满病,其治宜灸焫,故灸焫者,亦从北方来。——————《黄帝内经•素问•异法方宜论》 【意譯】: 北方之地,天寒地凍風寒,當地居民喜好野外居住,以乳為食,因此臟腑寒冷,易生脹滿的病症,治療方法應該以艾灸為宜。因此,艾灸,是從北方傳播過來的。 2,功能 针所不为,灸之所宜。——————《黃帝內經•靈樞•官能》 【意譯】: 針刺的作用不能達到病灶位置,以致無法根治疾病的時候,最適合用艾灸的方法。 3,治法 即艾灸的治病方法,因為數量太多,不一一列舉。 (梁針灸寫於2018年1月)

參加禪宗《梁皇寶懺》法會的親身體驗----治療職業病的奇特經歷

 我喜歡修道,並非佛教徒。但是我非常尊重佛教。 以前因為來到美國謀生,語言不通,找工作不易,後來得了職業病,留下後遺症,雖然自身是中醫師,也勤奮練習氣功,但是至今未完全痊癒。 前段時間,有幸參加佛教禪宗《梁皇寶懺》卷八法會,體驗非凡。文笔不好,也不懂佛法,不懂佛教文語,见谅。現描述如下。 在參加法會的頭一兩天,我已經通過網絡,了解到《梁皇寶懺》的產生背景,知道這是是中國佛教史上卷帙最大的一部懺法,消災除難,素有「懺王」的美譽。 進法會現場之前,寺廟的義工(我的越南朋友)吩咐我,因為我是第一次來,最好坐最後。所以我就選擇了最後一排就坐。 當時人少,不知為何,法會的工作人員輕輕靠近我,對我私語,建議我到前面入座。所以我就到前面第二排入座。 工作人員開始唱誦《梁皇寶懺》第八卷後,剛開始還沒有感覺。後來有一段都是四個字的經文,同時鼓聲響起,我的身體開始做出自發動作,與我平時練習氣功出現的自發現象基本類同,我心中竊喜,知道是我的靈魂在自動調整身體,去除職業病的病根。雖然在此場合不適合,但是我不能夠控制自己。 《梁皇寶懺》第八卷一共分26節,但是並非每一節都有四個字的經文。然而每到四個字的經文唱起,同時伴隨鼓聲,我的身體的反應越來越大,剛開始很微小,可能工作人員沒有注意。後來越來越大,甚至我下跪以及起立合十都有點走形,大到我平時練習氣功都沒有出現這麼大的自發動作。可能平時自己在不練習氣功,清醒的情況下也做不出如此難度高的動作。但是,我也知道,這些動作越大,越有利於完全去除我的職業病病根。 終於,有工作人員過來勸我到後排入座。然後我就到了後排入座。 然後我就到了後排。當然了,每次四字經文唱起,鼓聲響起,我就聞鼓起舞。 好不容易熬到法會結束,出會場後,工作人員特地走過來,詢問我是否身體不舒服,我就將原委告訴了她。同時告訴她,當時在場的老外教徒,肯定嚇了一跳。如果你們有機會,我可以分享給大家,自己的體驗。但是因為禪宗不提氣功,所以她只是讓我留下名字,可以找她們的師傅說一下。後來,我又特地找她們的師傅解釋了一次。她們的師傅很有心,想送我一本《心經》,被我婉拒了,覺得自己的佛緣未到。 回家後,我查《梁皇寶懺》第八卷網絡全文,似乎與法會現場略有不同,我竟然查不到法會現場的四字經文片段。真奇怪。 禪宗屬於大乘佛教,不提氣功。東南亞的佛教,屬於小乘佛教,一般寺廟的住持都練習氣功,而小和尚都不練

倪海厦:女人的月經就是奶水

梁冬:好,那我们今天进入这个正题,因为上一周呢,我们讲了糖尿病和这个心脏病,今天我特别想跟您聊一个问题。就是我发现呢,以前我有跟一些公司的人力资源部的人聊过,那人力资源部的人跟我说:现在这个女员工里面啊,这个乳腺增生和乳腺癌好像很多。而且现在那个量其实完全不是以前那个,以前那个女子还束胸,都没有那么严重。     倪海厦:对。     梁冬:那个时候拿个布缠着,是吧,为了不要显得那么性感。而现在呢,这么方便,呃,这么这个放……不要方便嘛,就是那么放松的状况之下,还有那么多这样那样的按摩机,还有这样那样的知识,然后大家都比以前更加关注这个问题了,那为什么就越来越多咧?那它的机理是什么咧?     倪海厦:好,这个问题非常好哈!这是一直在西医学界或是中医学界是一个迷,西医呢只知道得到乳癌,那查到乳癌,最后为什么得到乳癌不是很清楚。哦,然后又说:诶,女性荷尔蒙不能多吃、随便乱吃,吃太多会得到乳癌。也就是说,西医自己知道,他告诉你女性荷尔蒙会产生乳癌,你吃了人工的女性荷尔蒙会造成乳癌。那实际上中医呢,很多中医界……他们并不了解,并没有真正去研读到《黄帝内经》,你真正把《黄帝内经》读完你会发现到,中医认为:奶水,女人的奶水就是月经。     梁冬:这有出处么?     倪海厦:有,就出在《黄帝内经》里面。     梁冬:它怎么说的?《黄帝内经》怎么说?     倪海厦:在《黄帝内经》里面就直接讲,月经就月事么,好,月事以时下,好。那……     梁冬:那这个东西跟奶水有什么关系咧?     倪海厦:在奶水……每个月月经来之前,女人胸部会涨,那涨到一定的程度,比如前一个礼拜开始慢慢涨起来,到了月经一开始来了以后,胸部的压力就会减轻,减轻以后慢慢、慢慢呢就奶水往下走,走到子宫里面去,然后……那当月经比如来了三天,有的来五天,来完了以后,那个奶……胸部的压力就没有了,噢,那……     梁冬:那为什么这样不是因为胸部的压力,就是说,那这里面并不能说明那就是奶水变的呀?     倪海厦:对,很好,我们有两个地方可以证明。第一个,这个诸位问一下所有的妈妈,生完小孩以后,您在喂奶的期间,你可能花了十个月,花了一年两年去喂母乳,请问你,你在喂奶的期间你有没有月经。     梁冬:不知道,这个事情我觉得很玄妙啊。     倪海厦:很多人都没有月经,偶尔有一两

聯係我們

中药、针灸、气功、电疗、推拿、火罐、刮痧、养生 药到病除非最好, 不药而癒是至高。 工作地址1:(需要预约) 2415 Pasadena Ave, #E, Los Angeles, CA 90031 工作地址2:(需要预约) 1227 W Valley BL, #207, Alhambra, CA 91803 电话: 梁先生 陆二鹿--酒妻妻--似鹿铃鹿 (如果未接电话,是因为工作忙。请发信息。)

2200年前的气功书籍:《引书》

原标题:导引第一书——张家山汉简《引书》研究 【摘要】公元前186年入土的张家山汉简《引书》是已知最早的导引气功专著。该书和马王堆导引帛画珠联璧合,表明战国后期至西汉初年导引已经在华夏大地广为普及。《引书》开创了导引学“一病一法”的体例,九百余年以后第一部由官方出版的导引学专著《诸病源候论》完全与之相同。《引书》也使《黄帝内经》中部分被删除的内容重见天日。 【关键词】引书 导引学 体例 黄帝内经 【Abstract】Yin-Shu (the book of Daoyin ) is the most earliest known Daoyin ( Qigong )monograph. Yin-Shu is a Han bamboo slip which is interred at B.C. 186.  Yin-Shu and Mawangdui silk painting making a perfect couple indicates that Daoyin ( Qigong ) was spread widely at the end of warring states period to the Early Western Han dynasty. Yin Shu creates the Qigong monograph style of “one remedy of one malady ”.  the first official Daoyin monograph Various pathogenic designate theory published 900 years later retained this style. Yin-Shu also include some deleted contents in Huang-di-nei-jing. 1983年12月至1984年1月,荆州地区博物馆在湖北省江陵张家山清理了编号为二四七的汉墓,在随葬品中发现了1236枚竹简,竹简堆叠的次序从上至下是《历谱》、《二年律令》、《奏谳书》、《脉书》、《算数书》、《盖庐》、《引书》等,涉及了西汉早期的律令、司法诉讼、脉学、导引学、数学、军事理论等,是极为珍贵的历史文献,为研究当时的社会状况和科学技术提供了丰富的资料。其中特别是《引书》的出土是继马

倪海廈死於打呼嚕

 名醫倪海厦(1954年—2012年1月31日),美国中医师,生于台湾,享年59歲。英年早逝。 網上關於他的死因很多。本人無心評論。 只從修煉人的角度來分析問題。 倪海廈可能死於打呼嚕。 傳倪海廈生前曾經吸煙,長達30幾年。後來戒菸。 我判估,倪海廈生前一直有晚上睡覺打呼嚕的特點。這是大多數長期吸煙的人的通病。在半夜睡覺打呼嚕的過程中,經常有人呼吸短暫中止,但是大多數的人能夠自我恢復,即使醒來也不知道自己有半夜呼吸中止的情形發生。 但是極少數人,會在呼吸中止的過程中,恢復不過來,引發心髒病發作。 可能倪海廈就是屬於這極少數人的其中一位。 戒菸容易, 治打呼嚕卻不容易。 倪海廈雖然擅長治表層的病(即:已病),卻不擅長治未病(即:未來的病),因為他不擅長養生啊! 親愛的讀者,如果你曾經是倪海廈的中醫視頻講座的觀眾,那麼一定會發現這個現象: 倪海廈在視頻中很少講養生,很少講如何用自然療法來治療一些罕見的疾病。事實上,在中醫裡面,最高明的醫術,不是中藥和針灸,而是自然療法。 【梁針灸寫於2023年9月19日】

道醫奇緣 三申道人

請理性閱讀 (上) ﹏ 老徐(徐文兵大夫)一定是喝了點小酒,那晚一連好幾個電話。他在電話後頭喂餵了兩嗓子,以為信號不好,掐了。哪裡是信號不好,是我那幾天重感冒後聲音嘶啞如破鑼。電話再來,他很奇怪地問我:「你什麼手機,聲音這麼差?」我終於聲嘶力竭讓他明白是我的嗓子出問題啦! 「那你不要說話,聽我說!我就是想告訴你,我今天太高興了,真想抱住你親一下!」啊?!喝得這麼高啊?我徹底失聲了。老徐還在電話那頭激動著,我甚至都聽見他的心跳了:「這次道醫會收穫太大了,我知道中國傳統文化的寶貝散落在民間,沒想到通過道醫會我找到了夢寐以求道門秘傳《黃帝內經》的線索!我終於知道自己下半輩子要做什麼了!」 哦,多年之後厚朴堂主退隱山林吟風嘯月?我的第一個念頭是開始構思:如果關於他的紀錄片由他和梁某人在中央人民廣播電台說《黃帝內經》開始,到皓首窮經研究道門秘傳《黃帝內經》結束,很完整有故事性嘛! 道醫奇緣 三申道人 通過參加第二屆道醫會的年輕醫生劉德會,徐文兵兄得知北京白雲觀有一位三申道人目前手上有一部道門秘傳《黃帝內經》,而且已經印製成冊了!一向痴迷《黃帝內經》,堅信 中醫一旦脫離道家思想必然沒落 的徐文兵聽到這個消息歡欣鼓舞,所以趕緊電話我,一起分享快樂。 道醫奇緣 三申道人 自我拜訪中醫道家之後,至少有十來位朋友跟我提及道醫三申道人,大家說他是「民間異人,道醫大師......太素脈法獨步江湖,手上道門秘傳《黃帝內經》是稀世之物......文革期間遭受迫害,導致對人冷漠不信任......性格乖張喜怒無常,好煙酒......千萬不要跟他說你是記者 ,他很反感的......」云云 道醫奇緣 三申道人 半年前經過北京時,我還專程到白雲觀尋訪過三申道人,可惜無緣。聽說劉德會兄和他相識,趕緊請他引見,都約好了在某日下午白雲觀喝茶聊天,可因道長臨時出診再次錯過。後來道長的一位張姓弟子在網路上毛遂自薦願牽線搭橋,再加上一位中醫朋友的道協道友,我現在至少有三條線索在向三申道人靠攏...... 道醫奇緣 三申道人 4月10日晚近十點,老徐又來電話,「明天見三申道長去啦!」聽上去像是他第一次和情人約會,按奈不住內心的喜悅。 「預約好啦?」 「沒有,我掛了號,先當作病人看病去。」哈哈,把我笑翻笑歪笑破肚子了,你也

李庆远:长生不老诀

 原文载于:1986年《气功》杂志第6期 李清云又名李庆远 (1677~1933 年),先后历经了康熙、雍正、乾隆、 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宣统九代至民国,在世 257 岁,是世界上 极罕见的长寿星。在他 100 岁时(1777 年)曾因在中医中药方面的杰出成 就,而获政府的特别奖励。在他 200 岁的时候,仍常去大学讲学。这期间他 曾接受过许多西方学者的来访。  他认为自己健康长寿的原因有三:一是长期素食;二是内心保持平静、 开朗;三是常年将枸杞煮水当茶饮。 “保持一种平静的心态,坐如龟,行如 雀,睡如狗”这就是李清云留给后人长寿的秘诀指引。他始终认为保持一个 平静安宁的心态是长寿所必须的。他的饮食主要以米饭和少量的葡萄酒为 主。 第一章 长生大道章  长生总诀   长生之术,其道有十。曰打坐,降心,炼性,超界,敬信,断缘,收心, 简事,真观,泰定。能解此十道,始足以延龄。得此十道之精微,始足与言 长生。却病延年之法,返老还童之机,皆系于是。 打坐之道,形体端庄,合眼瞑目,此假打坐也。打坐之道者,二六时中,行 住坐卧。心似泰山,不动不摇。六根不出,七情不入,素富贵行乎富贵,素 贫贱行乎贫贱。无遇不安,无入不得。能如此,不必参禅入定,便是肉身以 佛。  降心之法,湛然不动,昏昏默默,不见万物,邈邈冥冥,不分内外,丝 毫欲念不生。此是真定,不必降也。若心逐境驰,有所感念,寻头觅尾,或 静有所见闻,现出无数幻象,则心生败坏,道德有损,不可不降。 至于练性,如理瑶琴。促则弦断,慢则不应,紧慢得中,则琴调美。又如铸 剑,钢多易折,铁多易锩。钢铁得中,则剑利矣。真旨如此。练真性者,易 深体而曲解之也。  界有三界,为欲界,色界,无色界。私欲浑忘,即超欲界。尘境浑忘, 即超色界。不着空相,即超无色界。超此三界,则烦恼不生,邪魔远避。 敬者道之根,主一无适之谓。信者决然无疑,真实不虚之谓也。能守敬信, 即是圣贤以佛。孔子曰:敬而信,以亲信。可见圣人亦从此下手。 断缘者,断尘缘也。尘缘不断,最足蔽心。万般聪明,皆为所蒙。凡人不能 无荣辱得丧之心,则机械之念生,机械之心生。则万种干时求利事作。于是 乎而纭纭扰扰,尘缘绕人。心无片刻安,神无片刻定,以致促其寿命。此大 忌也。古人云:弃事则形不劳,无为则心自安。勿显徳而露能,勿彰己而抑 人。一切荣辱得丧之情,不系于念。一切生死老病